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由于最近在忙着准备考试,断更一个月

不出意外需要等到明年1月15号之后才能继续更新


至于更新哪一篇,我自己都不敢确定

可能会坑掉长篇,最多写个中篇小甜饼

也有可能会一鼓作气把长篇写到年底


总之,就看看这股子热情会不会被这一个月消磨掉吧

我似乎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


他拥有哲学家一般的头脑,时常在半夜倾诉自己孤独的精神。

他拥有美术家一般的双眼,能够看破一杯咖啡或一扇木门后隐藏的玄机。

他喜欢读尼采,喜欢读顾城。

喜欢一个人坐在酒吧,往杯里慢慢倾倒自己的灵魂。


[噢,我爱的,他们不是疯子,只是羞于袒露自己的内心]


他总是喜欢唱歌,声音温柔而有磁性,虽然永远都不在调上,但也倔强地不用伴奏,却让听众无所适从。

他也喜欢在夜深时突然找一个陌生人连麦,却要求对方不许说话,两人就静默着看书,直到蓝牙耳机没电为止。

他会抽烟,在耳机的另一端,可以听到打火机在寂静中一次次燃烧,淡淡的烟...

她赤裸着身子从床上坐起,走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


她向来喜欢薄荷爆珠,刺激的清凉挟裹着尼古丁直冲肺叶,把还处于混沌的大脑猛地炸醒,在四肢中一阵横冲直撞后再悠悠地从唇舌间化成一缕柔和的轻烟缓缓消散。


就如黎明的她一般。


窗外天色朦胧,正值五六点钟光景,太阳还没升起,只见一团红晕在青山间烧得火红,连着漫天的云一起,红得刺眼。


烟在手中微微抖着,她看着如烟头般灼热的太阳随着弥漫的烟雾渐渐占领整个城市,就连那条透彻的河流都被任性地铺满了一层金黄。


“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她拉了拉窗帘,“刚才有一只黑色的甲虫趴在窗台上,现在被风卷走了。”


“没有风能卷得走...

我是善变而多疑的

我好奇风、水与天空

我听见远古剑齿虎的咆哮

我看见沼泽中蜉蝣的一生


我是善变而多疑的

我假设我在十字路口中央伫立

我感到冰与火在手里交融

我触到无数只虫子在躯体上爬行

我担心下一秒天地坍塌

我哭泣角落中永恒的极夜


我是善变而多疑的

我明白这世界没有神灵

我说人的降生只是不得服从的指令

我梦想我是波涛汹涌中的灯塔

我试图拥有永不灭亡的精神

我希望有人能听见我的声音


我是善变而多疑的

【毒埃/暴卡】代达罗斯的香烟(四)

四、

事实上,在Carlton和Riot刚把庞大数量的共生体带到地球时,就已经有不少共生体由于适应不了地球的环境而接二连三地死亡。自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与合适的寄主。


“一群废物!”Carlton把手里的资料狠狠摔在了面前的一名带领着工作团队的科研人员脸上。那人小心翼翼地抬头,一下就对上了总裁由于愤怒而瞪大的双眼。平时冷漠矜持的Carlton脑门上崩出了条条青筋,嘴唇微微发着抖,仿佛下一秒就能将他生吞活剥。


不,不是仿佛,最令他们心悸的Carlton身后的那个凝结在办公椅上的巨大而可怖的银色共生体,的确可以随时咬下他们的脑袋。


“说说吧,怎么回事?”Carlton...

【毒埃/暴卡】代达罗斯的香烟(一~三)

这是送给第300fo @Sharon提升技能点中 的点梗文章(拖拖拉拉快半个月终于抽出时间了)

这篇文章本来只是想写个短篇的,但由于没有提前列大纲,导致脑洞越来越大,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写多少。

反正我的长篇嘛......没有一篇是完整出生的...(捂脸逃走)

总之大家可以看看,如果觉得还行的话我就继续写,如果热度没有想象中这么好的话就坑掉,重开一个真.无脑r18.短篇。(当然主要还是看那位小可爱的意见)

但这篇啊,还是那句话。

剧情肯定有,车也肯定有。

就看最后要不要按往常惯例be了。

——————啰嗦完毕——————

一、


Eddie是在噩梦中惊醒的。...

“昼短夜长,百岁千忧,生者粟于宇宙,去者寂于江河,俯仰之间,万物败尔,苦也。”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何谓浮生?”


“圣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其生若浮,其死若休。”


“若浮若休,轻如鸿毛,难解其味。”


“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兴酣日月,何其乐哉!”


“泱泱世间道,难有容身处。”


“人世如乱尘,以何载大鹏?”


我坐在宴席上,看着他与其他文人墨客们大杯畅饮,不禁有些惘然。


他已走过了不惑之年,却也还是如此狂妄,这十余年来,他修...

所有生命基金会的研究人员每次看到卡尔顿突然被不声不响的暴乱给全数包裹住的时候,都只当是这个有些倒霉的宿主又无意间做错了什么事而受到了那骇人的外星生物的惩罚。为了不殃及自己,周围人都会默契地为他们留出一片单独的空间。



事实上,只有在这时,冰冷残暴的共生体才会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的尖牙利齿,如珍宝般护住怀中这个火辣的,已经学会自觉褪下整齐的西装,将身体献祭给自己的冷面总裁。

宏峰 宏宇

生日快乐


我爱你们

至死不渝

【毒埃】French kissing(R18)

入党费

————-

“Goodbye,Eddie.”

就算时隔多月,Eddie仍然对于那场惊动了大半个城的火箭爆炸心悸不已,但与此更加让他气愤的是,Venom在说完那句Goodbye以后竟在这个人类宿主身体里一声不吭地埋了一个多月。在这段时间中,不管Eddie一个人多么地难过崩溃,Venom都绝对不会把自己暴露一点点。直到有一天Eddie独自在酒吧喝得烂醉倒在街边把Yesterday once more反反复复唱了二三十遍后不省人事昏过去但第二天发现自己已经全身干干净净地躺在了卧室里的床上,他才意识到了Venom的存在。

“所以……那段时间你是在和我捉迷藏?”Eddie双腿在胸前蜷缩着...

© 浮圣 | Powered by LOFTER